餐饮产业链一站式服务平台-餐饮老板内参【官网】

200万+餐饮老板都在关注的餐饮产业链平台;业务涵盖:媒体传播、餐饮培训、餐饮数据研究、餐饮报告出版、餐饮严选加盟、餐饮供应商优选、餐饮项目孵化等;获财经作家吴晓波、源码资本、美团点评、今日头条等战略投资

2021年,88.5万家餐企“阵亡”了

2021年,88.5万家餐企“阵亡”了
餐企老板内参
行业动向
2022-01-23
3.6万


盘点完2021年的“死亡餐厅”,我们总结出了新常态下的6个“雷区”。


总第 3044 
餐企老板内参  戴丽芬 | 文


企查查数据显示:2021年,册餐企316.7万家。在大量新入局者的“围堵”下,吊注销餐企88.5万家

入局的,和倒闭的,双双创了十年来的数据新高

都是哪些餐厅遗憾离场?哪些因素在加速餐饮的出清周期?


难中之难:目的地餐厅


如果说2020年的餐饮人都难,那么2021年难的,就是旅游目的地餐饮。

2020年那些现象级打卡餐厅,典型的如文和友、茶颜悦色,在2021年已经风光不再。只要你去过长沙,就会发现,这并不能归咎于一个品牌的起落。

“只要有一例疫情出现,五一广场都可以拍鬼片了。”这是长沙餐饮人普遍的无奈。

当然不只是长沙,多个“旅游目的地”的餐饮人都向内参君透露了同样的难处:

在厦门,疫情出现的仅20天时间,岛内就多出了600家餐饮铺位的转让信息,其中不乏非常难抢到的好位置。

2021年十一期间,空无一人的鼓浪屿

以前的成都餐饮,当地品牌林立,外来品牌很难进入当地市场。今年变了。本土品牌也不好过,外来品牌终于有机会进入这块餐饮宝地。“次出现餐厅不用排队的现象。”一位当地热门餐厅品牌主理人说道。

杭州的许多商场,在今年夏天,客流骤减.....

茶颜悦色一夜之间关掉80多店的消息,让不少餐饮人感同身受。旅游城市的“打卡经济”,虽然仍是年轻人主流的消费模式,但在疫情反复的情况下,不得不选择“把鸡蛋放在多个篮子里”,以此减缓疫情的打击。如今,茶颜悦色已经在武汉、常德、岳阳等地开出不少新店。


西餐的高光时代落幕


两家上海的标志性餐厅——米氏西餐厅与魅蓝,即将在2月15日正式歇业。这两家已经在上海滩经营了30多年的餐厅,如今黯然离场,一大原因是“西餐”这个品牌风光不再。

海外餐饮“降维打击”的时代已经过去了。

早在2020年,西餐品类就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热度下滑。根据《中国餐饮大数据2021》,在整个海外餐饮中,西餐品类门店数占比已经下滑了5.4%。


另一家曾经的西餐领军品牌——新元素的破产清算,也与这个赛道逐渐黯淡有关。

从品牌定位和运营商,新元素处处体现了西式餐饮的原汁原味。然而,在国潮风行的当下,这些是看家本领,似乎已经没有了用武之地。


“快招模式”加速出清


2021年5月,上海警方侦破了起“快招诈骗案”。马伊琍代言的奶茶品牌茶芝兰涉嫌诈骗,犯罪金额高达7亿元。

快招一直都是餐饮的灰色地带。2021年官方开始出手,快招模式面临生死危机。

“茶芝兰”快招诈骗案涉案人员,图片来源网络


随后,由快乐家族代言的“快乐方程式”、“炅爸爸”、“我很芒”等品牌也相继暴雷。


疫情之下,迫于生存压力,越来越多直营餐厅做起了加盟。正规军的入局,正在不断规范化这个领域。

另一方面,加盟商群体也出现了“年轻化”“学历更高”等趋势,对加盟品牌的选择更加慎重、理性,也倒逼着加盟品牌的正规化。

疫情之后,“快招模式”的出清周期大大缩短。


抄底“后遗症”暴露


这两年时间,我们看到很多疫情之初仍勇猛直前的企业,已经躺平。

海底捞更在今年承认自己抄底失败,关闭了300多家门店。除了海底捞之外,茶颜悦色、绝味鸭脖、呷哺呷哺、太二酸菜鱼等头部品牌也纷纷减缓了扩张步伐。

2021年许多新开的餐厅很快倒闭,图片来源于网络

疫情反复是抄底失败的直接原因。一位资深餐饮人曾告诉内参君,“抄底的品牌大部分把自己抄到坑里了。一位河南的烧烤店老板,在2020年波疫情的时候就及时‘抄底’,后来没想到疫情不间断爆发,终还是将这家店转让了。”


老店线上转型困难

面临倒闭危机


曾经陪伴长沙人20余年的金牛角王,也在2021年初破产清算。这家店在多时拥有门店20家店。即便尝试过7次调整,但终,它还是没有转型成功。

在不少广州人心目中,东海堂也曾是糕点品牌代表。如今也已熄火。

东海堂的问题和金牛角王类似,都是经营模式没能跟上时代。一位业内人士透露:“东海堂在广州生产工厂很少,新品研发能力差。”

东海堂门店全部停业,图片来源于网络

许留山和仙踪林,同样是时代的眼泪。

鼎盛时期,许留山多门店将近300家,是的甜品龙头企业。2020年疫情是击垮许留山的致命一击。只有线下渠道的许留山,在疫情爆发后就已经停止运营,导致入不敷出。

仙踪林也是一代网红鼻祖,“秋千座椅”霸屏80、90后的记忆。品牌曾在中国、加拿大、澳洲等地开出100多家分店,其中深圳的门店数量占到半成。2021年,仙踪林关闭了位于深圳的后一家餐厅。

仙踪林退出深圳市场,图片来源于网络

许多曾盛极一时的餐厅,因缺乏正确的转型策略,疫情就成了压倒它们的“后一根稻草”。这些餐厅一般是老店,线上经营、线上营销意识较为薄弱,经营上的困难早已能窥见端倪。


网红餐厅生命周期缩短

翻开2021年网红消亡案例,不难发现,这些餐厅热度的持续周期明显缩短。短则一周,长则一周,门店的网红周期就会过气。

曾经的网红面包品牌lady M关闭了北京多店。曾引发疯狂排队现象的品牌们,如Shake Shack、Popeyes、Five guys,都很快过了流量高峰期。

曾经人潮涌动的Lady M,图片来源于网络

传播速度极快的当下,网红产品的“稀缺性”很难维持。

网红产品或者营销模式都很容易模仿,一款爆品出现后,模仿者也是很快就蜂拥而来,比如文和友,还没有走向全国各地,但是各地都已经出现了当地的文和友,郑州有1948街区,福州有M17......

这也给今年强势出圈的新网红们敲响了一记警钟。在这个创意越来越容易被复制,客群分流愈加凸显的环境下,“复购”还是硬道理。

附:2021年部分餐厅关店情况




轮值主编|王菁    视觉|张劲影



商务合作:
真真 18037518262(同微信)
栗军 13718277715(同微信)

转载联系:

内参小秘书 neicanmishu(微信号)


投稿邮箱:
nctougao@watcn.cn


3万
点赞,是给作者最好的鼓励